阿拉丁2020年铝土矿行业发展论坛在孝义召开

字体大小:

  本报讯(记者刘京青)就在电解铝掀起一轮涨价潮的当下,曾经风光的氧化铝市场却黯然失色。氧化铝市场何时走出低谷?未来发展趋势如何?12月17日,聚焦氧化铝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阿拉丁2020年铝土矿行业发展论坛在山西孝义召开。本次论坛由北京阿拉丁中营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中金物联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主办,吕梁市铝行业协会协办。

  论坛从政策、资源、环保、行业、市场、运输、策略、投资等多角度解析铝上游市场前景,为氧化铝行业的长远发展建言献策。来自国内主要氧化铝企业采购负责人,大型集团企业领导人,国内外大型铝土矿生产商及贸易商,国内精选矿服务商,铝土矿采、选矿设备供应商及主要技术服务商,货运船运物流服务商及国内外投资研究机构等逾200人参会。

  阿拉丁(ALD)创始人、董事长郑新均在致辞中指出,山西是我国重要的传统铝工业基地,铝土矿资源储量及产量长期位居全国首位,氧化铝行业比重也高居全国前列,但随着近年来国内环保督查力度的升级,铝土矿行业出现了量变到质变的供应危机,众多企业被迫大量引入进口矿,昔日的低成本洼地变身为成本高地,关键还是铝土矿这个老大难问题。本次会议将围绕国产矿政策及开采现状、煤下铝土矿发展潜力、海外优质铝土矿项目、内外铝土矿综合使用技术前景等方面进行全方位讨论,为在座的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建言献策。

  他表示,阿拉丁(ALD)自2009年创立至今已走进了第11个年头,立足现货,服务实体企业,为中国铝行业在国际市场争取定价权正是阿拉丁长期以来的使命。自从去年阿拉丁铝土矿价格指数对外发布后,深得国内外铝土矿市场的认可,未来我们将继续围绕行业进行深耕,与众多矿商、贸易商、采购商及周边服务商保持高频率的交流与互动,进一步加强价格指数与行业发展的深度结合,全面实现阿拉丁铝土矿价格指数在行业的引领功能。

  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教授史恩义,山西森泽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王波,柬埔寨铝业集团公司总裁吴飞,中铝山西新材料有限公司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强小平,阿拉丁(ALD)联合创始人、副总经理史夫良,阿拉丁(ALD)铝土矿分析师成文超,内蒙古鑫旺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东峰分别以《人民币对美元走势及我国外贸形势展望》《山西省铝土矿资源利用现状及未来预测》《合作共赢,携手共创美好未来——柬埔寨铝业集团公司铝土精矿产业链介绍》《山西煤下铝土矿开采技术及相关政策方向》《中国氧化铝新增项目分析及内陆项目未来空间展望》《中国及全球铝土矿市场供需平衡解析》《国产矿与进口矿生产应用现状及未来前景》为题作报告。

  在下午召开的中国及全球铝土矿供应商座谈交流会上,与会嘉宾围绕几内亚矿业开发进入快车道,后期将驶向何方、澳洲铝土矿供应现状及未来预期、2022年印度尼西亚铝土矿业政策变化预期、马来西亚禁令放开对当前市场影响、东南亚铝土矿供应商能否改变未来格局等议题进行深入探讨。

  国产矿,机会一直在

  尽管国内铝土矿从储量到品位与海外矿存在差距,但国产矿的机会一直都在,特别是拥有自采矿企业的日子比起依赖外购矿的内陆企业要踏实很多。山西森泽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市场部部长罗勤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拥有130万吨氧化铝产能,因为是自有井采矿,成本相对较低,产品主要销往甘肃、青海、内蒙古、陕西等西北地区的电解铝厂,今年“日子过得去”。

  他告诉记者,参加阿拉丁的本次论坛,主要是想了解明年的市场走势。他认为氧化铝行业正经历优胜劣汰的过程,希望国家能够对氧化铝行业未来发展加以政策引导,助力行业高质量发展。

  如何提高国内氧化铝企业效益?专家指出,山西铝土矿石伴生有丰富的稀有、稀土及稀散元素,实际生产当中仅回收金属镓,其它高附加值元素都没能够回收利用,铝土矿的价值没能充分体现。为适应市场、企业生存发展需要,加大多金属矿的综合回收利用必将成为发展趋势。

  多年来,铝土矿的开采以露天开采为主,但随着时间推移和开采强度加大、开采量增加,以及国家政策“蓝天保卫战”等因素影响,铝土矿开采方式正由露天开采逐渐转入地下开采方式。专家指出,发挥煤矿、氧化铝生产、铝土矿山企业各自优势,大力推进煤、铝共采一体化项目,实现双方互利双赢,这一发展模式,值得推广。

  史夫良告诉记者,随着全国现有露天可采资源日趋紧张,煤下铝土矿资源勘探已迫在眉睫,本身山西煤下铝资源潜力大,地下开采技术成熟,相信未来高硫问题有效解决后,当地铝土矿可用年限将大幅延长。

  “国产矿为主的企业机会还在。随着技术进步,煤下铝的开采将成为新的补充,国产矿具备重新夺回主动权的基础。”史夫良说。

  进口矿,又有后来者

  几内亚、澳大利亚、印尼,这些海外矿正源源不断运往中国,柬埔寨铝土矿项目以其特有的地域优势,有望成为中国铝土矿市场的后来者。吴飞向记者介绍了柬埔寨铝土矿项目的突出优势:首先政治优势。中柬关系长期友好,政治优势明显;其次,区域优势。项目地处东南亚、湄公河边,区域位置独特。通过河海联运,到达广西防城港和烟台港,运输成本低;第三,资源优势。项目资源储量5亿到10亿吨,适合露天开采,易采、易选、易磨,包括矿山、管道输送、专用码头建设,整个项目投资10亿美元,矿山日产量达到10万吨,内部收益率21.98%,年利润1.52亿美元。“欢迎合作开发这个好项目。”吴飞表示。

  不仅仅是吴飞带来的柬埔寨项目,其他海外矿也对中国市场青睐有加。来自土耳其CTC矿业公司的鲍坚华告诉记者,自己代表CTC矿业公司第一次参加阿拉丁的铝土矿论坛,想了解铝土矿、氧化铝行业市场状况和未来发展趋势。“市场后期增量如何?公司产品在中国的市场空间有多大”是他关心的重点。他告诉记者,作为一家来自土耳其矿业公司,去年开始有100万到200万吨的铝土矿发往中国。

  氧化铝的未来

  自身产能过剩、电解铝天花板形成、进口增加,氧化铝好好的日子今年开始不好过了。史夫良告诉记者,统计显示,1~10月,国内进口氧化铝314.8万吨,同比增长205%;出口氧化铝14万吨,同比下降38.6%,今年11月,行业运行产能亏损率为31%,达到2215万吨。在他看来,进口量大增是国内氧化铝价格低迷的原因之一。

  统计显示,2020年,国内消耗铝土矿约1.75亿吨,其中国产铝土矿消耗0.7亿吨,进口铝土矿消耗1.05亿吨。史夫良指出,广西、内蒙古、江苏、重庆、贵州、河北等拟建氧化铝项目呈现沿海化趋势,在规划中的3480万吨产能中,90%以上是沿海项目,除了部分利用国内矿,大部分依赖几内亚、澳大利亚、越南等进口矿。

  海外矿有其优势,但过度依赖进口矿,也存隐忧。史夫良说,我国铝土矿对外依存度上升,风险也随之提高。在他看来海外矿存在供应量、供应国、海运费、到岸价等变数。

  对于明年的氧化铝价格,史夫良指出,随着云南电解铝项目逐步达产,将提振氧化铝需求。“目前氧化铝价格开始起势,明年上半年氧化铝具备价格支撑,但上涨空间有待观察。一旦价格上涨,闲置产能的重新启动,会对市场形成压力。”史夫良说。

更新日期:2020-12-16
Scroll


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