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价突然飞升 供需面支持吗?

字体大小:

  一贯默默无闻的沪铝,最近有点“作”。在3月中旬突然断崖式下跌后,经过三周的休整之后,近日又直线飙升。曾经以跳跃式失守的12000点,如今又以同样的方式轻松收复,完美地演绎了“U”型反转。

  沪铝突然“转性”是何原因?在期价站稳万二的情况下,铝企业还有多大的减产动力?目前铝产业链的供需情况支持价格继续飞升吗?文华财经【机构会诊】板块邀请资深铝期货专家把脉当下铝产业链动态,展望铝价未来。

  最近沪铝一改此前的温吞涨势,展开了一轮凌厉的反弹行情,背后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国联期货研究团队铜铝研究员蒋一星:最直接的因素就是电解铝社会库存大幅下降,上周电解铝社会库存大幅下降13.4万吨,跌幅创下历史新高。目前已经减产的电解铝产能大约有80万吨,电解铝生产企业有意控制铝锭流出,市场上的铝锭逐步表现出偏紧的状态。现货由贴水转为升水,持货商出货积极,中间商接货意愿较强,下游也因为铝价不断上涨,接货情绪渐起。整体现货成交情况有所好转。

  长江期货有色产业服务中心研究员吴灏德:我认为直接原因是库存去化加速。从数据来看,铝库存4月2日达到年内峰值171万吨后开始下降(当天铝价见底);4月6日至4月10日(库存开启去化后第一周),铝库存从171万吨下降至165万吨,下降6万吨,铝价反弹较温和;4月13日至4月17日(去化第二周),铝库存从165万吨下降至151.4万吨,下降13.6万吨,去化速度翻倍,而且这个周度去化幅度创了历史新高,所以我们看到上周后两天铝价涨幅放大。

  库存能够快速下降,一方面是下游消费正在恢复,另一方面是铝厂发货量减少以及贸易商积极囤货。

  为什么货这么多还囤货?原因可能是市场上预期五月份国家会有降税动作,而因为商品征收的是增值税,合适的操作应该是在税点高时多进货,等到税点低时出货,从而达到避税的效果,所以现在无论是铝厂还是贸易商都不愿意出货。另外目前铝价虽有反弹,但总体还处于低位,贸易商手中有部分高价货仍不愿意吐出,还有一些铝锭用来做质押补充资金。这些原因导致虽然市场上铝锭总量很多,但可流通的较少,以至于近期有不少铝型材企业反映现货采购困难,不论是采购铝锭、铝棒还是铝卷都遇到了“买不到货”的问题。我们从盘面也可以看出,现在铝变为现货强于期货,近月强于远月的结构,由此可见,反弹的原因在现货。

  中信建投期货金属研究员江露:一方面是进入四月以后,在国内宏观政策不断刺激下,终端消费有所回暖,国内电解铝社会库存持续大幅下滑,对铝价形成支撑。另一方面,铝厂在价格走低情况下惜售情绪较强,而贸易商和下游加工企业对后市预期有所改善,又存在囤货心理,导致市场的货源偏紧,进一步助推了铝价上行。

  目前期铝已经站稳万二一线,铝企生产压力还大吗?后续还有进一步减产的动力吗?

  国联期货研究团队铜铝研究员蒋一星:由于氧化铝、预焙阳极以及动力煤(500,2.40,0.48%)价格不断下跌,而电解铝价格持续反弹,目前电解铝冶炼的盘面利润由负转正,大约为600元/吨。之前大幅亏损时,有意向减产产能大约为40万吨,而现在有意向减产产能肯定是下降的,因为电解槽起停成本特别高,而目前生产又处于盈利状态,所以近期这些电解铝生产企业立刻减产的概率较低,大概率会维持观望。

  氧化铝价格大幅下跌后,山西、河南等地区的氧化铝生产企业已经陷入亏损状态。氧化铝生产线的启停成本很低,如果未来氧化铝价格还是维持在当前低位,那么一些成本高的氧化铝生产企业很可能会减产。

  长江期货有色产业服务中心研究员吴灏德:截至4月20日,山西氧化铝现货跌至2076元/吨,华东预焙阳极现货跌至2830元/吨,吨铝生产成本跌至11700左右,新疆、内蒙、云南等低电价地区成本更低。原料跌价的同时,铝锭不断上涨,因此铝锭生产由3月底每吨亏损1000元,到今天每吨已经可以赚600元左右,生产压力大幅减轻。我认为配合现货挺价的行情,铝企进一步减产的动力是大幅降低的。目前应该关注氧化铝价格的变化,若氧化铝价格止跌反弹,也将给铝价继续反弹添加动力。

  中信建投期货金属研究员江露:根据我们的测算,全国电解铝现金流成本在12200元/吨左右,从最新的长江有色现货报价来看,大部分的铝企现金流已经重回盈利状态,铝企生产压力有所缓解。根据ALD数据显示,国内电解铝累计已减停产65.4万吨,预计减产产能达到93.6万吨。从目前的铝价走势来看,低成本铝企减产动能减弱。辽宁、河南、贵州等高成本地区减产压力仍然较大。

  国内铝市的供需情况支持铝价继续大涨吗?未来铝价将如何运行?

  国联期货研究团队铜铝研究员蒋一星:我认为电解铝价格是难以持续大涨的,近期减产产能增加,库存大幅下降,现货成交偏紧,从而导致铝价大涨。而随着铝价反弹,电解铝生产企业重新盈利,意向减产产能大概率会下降。未来出口影响也将逐步显现,或将导致下游订单数量下降。关注上方13000元处的压力。

  长江期货有色产业服务中心研究员吴灏德:目前来看还不具备持续大涨的基础。商品价格持续大涨需要供需格局的改变,而铝今年供过于求的局面可能很难改变。虽然目前供应方的惜售囤货动作导致铝价最近反弹凶猛,但仍应清醒地看到铝锭生产受疫情影响很小,而国内外铝消费减少的规模可能有一个月的量,今年消费缺失的部分,较难通过后期的赶工弥补。如果供给端没有类似供给侧改革的限制措施,年内铝供给过剩规模放大的概率较大,这将压制铝价后期继续走高。而从库存来看,现阶段库存下降速度快有前期积累的需求延迟实现的成分,后期供需均恢复正常后,库存去化速度将有所下降。综合考虑,我们认为铝价的反弹不会一帆风顺,存在回踩的过程,多单需要谨慎。行情可以参考2016年二三季度的走势。

  中信建投期货金属研究员江露:国内目前电解铝社会库存143.6万吨,厂库库存33.81万吨,加上一些在途及站点未提库存,预计总库存仍维持在200万吨左右。虽然库存较高峰期有所下滑,但目前终端消费地产及汽车板块恢复较慢,叠加外销订单下滑严重,消费难言乐观。预计在上游减产规模没有进一步扩大以及消费持续改善之前,基本面较长时间内将处于供强需弱的局面,铝价在12000-12500元/吨震荡概率较大。

更新日期:2020-04-21
Scroll